冠冕唐皇 0901 禁绝胡僧,唐法入蕃

见过宋霸子之后的第二天午后,当西康王邸留侍宫人回奏时,李潼才想起来还有吐蕃来的使者这么档子事。

同时,那蕃国使者在西康王邸的一番说辞,自然也都被宫人详细的奏报上来。而李潼在听完之后,心中自是颇有不爽,这蕃使居然敢给自己上眼药、挖墙脚,便又开口问道:“这蕃使名谁?于其国中是何身世?”

当宫人将韦恭禄的名字汇报上来时,李潼听着倒是很陌生,乏甚记忆点。毕竟吐蕃人姓名长且拗口,哪怕近年来他对吐蕃情势了解颇多,但真正能够记住、一听就能在脑海中对号入座的也是寥寥无几。

不要说韦恭禄这个吐蕃国中的少壮后进,哪怕就连其国赞普的蕃名具体是什么,李潼也是记不住。甚至就连钦陵兄弟,日常谈论起来,也只是呼其汉名简称。至于其他人等,则就一概官位代称了。

对于韦恭禄这个人,李潼虽然乏甚认知,但也知道噶尔家族倒了之后,吐蕃国中崛起的另一权门正是韦氏家族。而这个韦氏家族在几十年后,将要遭遇与噶尔家族类似的命运,其家族掌权人物将要遭到赞普的猜忌并加害。

至于这一次反间计的操作手,则就正是不久之前制举得中的鹰苑留级生萧嵩。随着萧嵩离间吐蕃君臣成功,韦氏家族遭到重创后,大唐在西线战略上的主动权大大增强,也正式开始了新一轮对吐蕃的反击与压制,先后收复了黄河九曲与赤岭防线,并一直将这优势保持到安史之乱爆发前夕。

而在唐蕃对抗的过程中,下一次大唐占据上风,则就一直要等到几十年后中唐时期威震川蜀的韦皋了。

虽然说这些未曾发生的事情已经不足决定眼下与吐蕃交涉对抗的用计,但仍具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比如说在原本的历史上、短短几十年间,大唐两次对吐蕃使用离间计,还都取得了成功,究竟是吐蕃君臣实在太蠢?还是他们就爱好窝里斗?

蠢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连论钦陵都算蠢的话,那当下世道中还有什么人敢自诩聪明?而且李潼虽然至今与吐蕃那位赞普都素未谋面,但其人成长于权臣威压覆盖之下,不只能保住自己的位置,最后甚至还能反制成功,虽然也有方方面面的因素配合,但讲到个人的权谋手段,可以想见绝对不弱。

不说吐蕃赞普与钦陵这对君臣,哪怕这一次前往西康王邸去离间叶阿黎、蛊惑她破坏朝廷与噶尔家联系的韦氏子弟,也不能说是一个蠢人。

在听过其人针对叶阿黎那一番说辞后,老实说就连李潼都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大凡叶阿黎不是对吐蕃王室人情凉薄认识得太深刻,说不定就会受到这一番说辞的蛊惑。

叶阿黎这一番回话,自然让李潼大感欣慰。只不过他身在这个位置上,也的确真的很难给其提供可以完全无忧无虑的安全感,与吐蕃的对抗本就是一个长线的战略,就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应时而变,又会不会给这娘子带来什么坏的影响。

只不过被人如此挖墙脚,李潼当然也要有所回应。他当然不方便去直接惩戒蕃国的使臣,但如果要恶心人,他也不是没有手段。

略作沉吟后,李潼便又吩咐道:“去将宁国公引入殿中。”

不多久,身着一袭锦甲、神态颇有低落的王孝杰便被宫人们引入了殿中,面圣之后便乖乖的坐在了侧席中,一副被骟了的样子,全然没有往常的张扬活力。

看到王孝杰这个模样,李潼明知故问的笑语道:“王大将军何以悻悻不乐,莫非公私之间有什么困扰不好解决?”

这也是一句废话,这段时间以来,王孝杰能舒服才见鬼了,原因便是张仁愿入朝拜相,而且正负责枢密院的筹建并相关军事事务。

王孝杰如今虽然显爵国公,且担任京营指挥使这京中最高的武将官职,军政分离之后,一般宰相都不必放在眼中。可问题是枢密院恰恰正是京营直属上司,而张仁愿也向来不以气量宏大著称。

虽然枢密院本身并没有直接指挥京营人马的权力,但相关兵籍计簿的勾检汇总正在其职权之内,张仁愿自然有事没事便将王孝杰召入署中问话。位于尚书都省西侧新设立的枢密院中,王孝杰日常被训得三孙子一样,已经成了官署中一道独特景观。

此时听到圣人如此问话,王孝杰嘴角便颤了一颤,然后便咧嘴哀声道:“臣之困扰,不足上达圣听。但圣人若对不器此员仍然不失关爱眷顾,恳请圣人能将臣另着他用,或是边中一官卒,或是闲司一笔吏,又或者干脆放臣归邸闲卧,臣、臣实在是……唉!”

听到王孝杰这一番哀叹,李潼也不免感慨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王孝杰这个官迷,眼下居然还主动的请求下用乃至于辞官,可见过去这段时间里,张仁愿对他打击真是不轻。

这两人都是不怎么讨喜的家伙,无论哪一个倒霉,李潼心里都会有一份淡淡的恶趣欢乐。如果不是此番召见本就已经有了想法,他说不定还真就不给王孝杰调调工作岗位了。

“王大将军国之干臣,春秋仍壮,恩用亦厚,何出如此厌仕之言?”

李潼随口笑语一声,见王孝杰脸色又是一垮、仿佛已经忍不住要开口诉苦了,这才将脸色一肃,转而说道:“不过为国效力,倒也不惟军用一途。今者国事复壮,四方朝使络绎不绝,典客诸事日渐繁忙,需有大臣当司坐镇,王大将军愿不愿意担当此任?”

王孝杰听到这话,原本愁容满面的脸庞顿时笑成了一朵菊花,翻身离席如黑熊一般扑拜在殿,不待圣人再作言语便又蹈舞起来,一边欢跳着一边连连点头道:“臣愿意、愿意啊!圣人但有使用,臣何敢辞劳!”

“大将军历转内外,出将入相,若只当鸿胪一司,仍是狭用。今国家内养,但也不废外计,诸边蕃胡,唯吐蕃最是恶大需警,所以鸿胪典客之外,再给大将军加一理蕃使职,应对蕃客,汇总军机,旬日报入枢密院,以备军务参考!”

看着这家伙天真烂漫的模样,李潼接着便又笑语说道。

而王孝杰在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片刻后便荡然无存,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不无委屈道:“臣腹量浅直,常因圣人一言一语或喜或忧,此性情圣人固知,又为何作此玩弄啊……”

听到王孝杰这番幽怨之言,李潼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是板起脸来正色说道:“理蕃使职并非随性虚设,确有顺应情势的需要。吐蕃骄大久矣,往年斗争频有、绝使不通,如今虽然渐有缓和,公私往来不断,但彼此图计也是俱有深刻。专设一使领管此方人事,之后国务应对才能更加的有的放矢。切不可因为事外其余,便对这一职使有失正视!”

见圣人神态语调变得严肃,王孝杰便也连忙端正了态度,低头说道:“臣旧羁留蕃国,于其情势颇有通晓,自也深知圣人所以拣臣用此。请圣人放心,臣既受命,自当尽力而为,绝不会受邪情干扰、贻误本职。”

听到王孝杰如此表态,李潼才满意的点点头,至于那所谓邪情干扰究竟来自哪一方面,自然也不多问,总之就是一场孽缘。

让王孝杰担任鸿胪卿并专职负责与吐蕃方面的人事交流,这决定李潼当然不是随便做出。除了王孝杰曾经做过几年赞普的干爸爸、与吐蕃人交涉起来颇有心理优势之外,也在于在朝的大臣们还真没有几个如王孝杰这般对吐蕃有着长期身临其境的深入了解。

接下来大唐要走向对外的开拓,当然不仅仅只是军事上的攻伐手段,还有就是将贞观时期盛极一时的对外影响力重新恢复起来。

除了那个天可汗的名誉之外,也在于对付吐蕃这样的国家,除了战场上的正面打击之外,围绕其周边所进行的封锁与孤立同样极为的重要,甚至外交上的手段能够直接决定军事上该要如何针对吐蕃进行打击。

如今,陇南、川西以及滇南等边疆地区,都已经在朝廷正式的规划与策略当中,而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需要重视起来,那就是西域。

在入朝之前,王孝杰还曾经担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安西大都护,对西域的胡情同样是非常的了解。眼下的大唐,尚不足以再继续增兵西域、展开什么大的军事计划,羁縻联系则就要有所加强。

所以接下来与西域诸邦国之间的交流也要重视起来,这也是李潼选择王孝杰担任鸿胪卿的原因之一。

抛开后续一系列的事务规划暂且不谈,稍后王孝杰新官上任,李潼眼下正有一桩事务安排给他,那就是担任西康女王入宫的礼仪使,并且出面接见来自吐蕃的使者。

“蕃使此来,其意仍在试探,无非想要窥摸清楚朝廷究竟能有几分精力投入于彼方。借道西康,是其试探核心之计。当然眼下蕃使最关心的,则是青海情势。大将军此去接洽,借道西康一事可以谈,但对青海噶尔家相关一应问题,全都不必回应。他们如果还要谈,那就继续谈下去。如果不愿再谈,那就礼送出境。”

此前接着骊山演武一事,在亲自与蕃使的交谈中,李潼做出了一些将要出兵漠北的暗示与假象,让吐蕃方面认为大唐眼下没有足够力量干涉西疆的情势变故。

这计策本谈不上巧妙,无非是吐蕃国中本就希望大唐国计如此。无论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吐蕃的这一番内患也已经到了必须要尽快解决的程度。

噶尔家选在这个时间点争取与大唐进行一些商贸活动,无疑会加剧其国中针对动手的决心,这一行为可以说是饮鸩止渴,就算从大唐获取到一些物资的援助,也将不会再有时间让他们休养恢复。

但大势所趋,本就不存在什么机巧,形势发展到如今这一步,噶尔家要么消极不动、力量被逐渐的耗干、坐以待毙,要么争取一切可以对当下处境稍作改善的助力,从而奋力一搏。

至于大唐在这当中的定位,就是一个坐望鹬蚌相争的渔翁,所做的一切自然只是为了让这一场冲突爆发的更加猛烈。

蕃国再遣使臣,当然不是还幻想着大唐对此能够置身事外、不要下黑手,只是想更加摸清楚大唐干涉力度几深,有没有可能通过西康、威胁大唐不要干涉的过于深入。

所以大唐接下来对西康的态度如何,看起来似乎跟青海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却能够影响着吐蕃派往青海的兵力多少。

如果大唐在西康问题上过于强硬,吐蕃未必敢于倾巢出动去进攻青海、剿灭噶尔家,可如果大唐表现的不够强硬,相对而言吐蕃的顾忌便会更少。

李潼虽然选择在这样关键时刻对噶尔家提供一些物资援助,但并不意味着他对噶尔家就存有什么善意,当然希望吐蕃能够更加凶恶的打压噶尔家,双方对碰的越凶狠,对于大唐收复青海就越有利。

如果能像历史上那样,钦陵这个噶尔家最出色的人物在交战中直接丧命,而大唐则接收噶尔家的残余势力,作为将青海重新经营起来的一股助力,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当然,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任何奔着一个笃定目标进行的战略计划都难免会与现实有所脱节。所以眼下也只能是大方向的不失把控,至于细节方面,则就随机应变。

对于圣人的一番指使,王孝杰听得很认真,接着又发问道:“若蕃使仍要谈下去,那么臣又该如何应对?”

“西康可以借,但是西康城与大佛寺不准蕃兵进入。同时,吐蕃要确保我大唐人货出入的安全,若有相关加害的恶行,吐蕃若不能交出凶手、归还失货,则陇南驻军同样会进入西康,吐蕃若敢阻拦,则断绝邦交,彼此再为敌国!”

这样的条件,强硬中透着一丝色厉内荏,也是吐蕃最希望大唐能够保持的态度。只要他们对青海下手,那在西康方面就不能下死手,需要以此对大唐进行威慑,毕竟屠刀悬而不斩才是最恐怖的时候。

这还仅仅只是大唐对借道西康之后保障自身利益不受损失的条件,对于借道西康一事,自然也要有所补偿,李潼旋即又说道:“今西康女王将正式入我宫室,吐蕃需于女王故居的吉曲鹿苑兴造大寺为贺,并遣使入我国中礼请法师前往主持。无论是西康寺还是文成公主故寺,统统不准山南番僧主持,并准我国僧徒可以持牒通行其域、宣**义,不得加害……”